与此同时,一间讯问室中。

余姓老头正在接受一位男巡察的问讯。

“余六火,你和木天明、木孝凡是什么关系?”男巡察平淡地问道。

“我们是普通的合作伙伴关系,我和其他三人,负责出资和募集人力。他们提供技术支持,所投资的项目,是医疗健康项目,内容是通过仪式实现健康共享。”他一脸平静道。

“那你知道这个项目所蕴含的巨大风险么?”男巡察问道。

“不知道,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投资者,一切技术上的问题,我没有资格过问,都由木天明父子独自完成。他们才是项目的主导者,合同上有说明,我都给过你们了。”余六火无动于衷道。

“木天明父子有没有对你提过,项目失败后会引发的最恶劣结果?要知道,你们这个项目,是有可能引来神秘天灾的。”男巡察眉头一皱。

余六火很正常地回答:“没有,木孝凡不让我们插手技术领域的事,让我们只管出钱出人。”

“五亿的巨额资金投入,还有数十位神州人的生命健康,难道你对项目失败的结果,可能造成的风险,就一点都不关心?你可是投资经验丰富的成功商人,说这种话,以为我们会采信么?”男巡察“哼”一声道。

“我知道各位不会轻易采信,所以我已经将签订合同时,相关的录音录像提交给各位了。你们可以看那些影像资料,”余六火说到这里,长长叹气道,“我们只是普通人,他们是异种者,这是卖家市场,我们这些买家,对他们所主管的方面,是既不敢说,更不敢问啊。”

“至于那些员工所承受的健康风险,他们倒是告诉我了,我已经在工作合同中明确告知这些员工,他们都愿个人承担,这与我无关啊。”

之前他一口一个“仙人”,然而此时的话,却能证明他知道木天明的真正身份。

一个清纯美女夏休学生时代

但也仅此而已。

男巡察摇摇头,把手上的记录本一推:“好了,过来签字按手印,之后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谢谢,谢谢。巡察司果然如同传闻中一样公正,真是咱们普通人的大靠山,我回去后一定给你们送奖状。”余六火走上前来,老老实实地签名按下手印。

“哼,以后少钻条例漏洞,我们就感激不尽了。我们是要走流程,但是那些灾祸之源,祸害起人来,从来不问流程的。”男巡察重重警告道。

“是,是,谢谢您的好心提醒,我下次一定会躲得远远的。”余六火一脸真诚道。

男巡察摇头道:“很多仪式引发的诅咒,都是无视距离的,除非你能请到专家24小时贴身保护,不然我劝你还是安分守己点好。”

余六火听到这里,脸上才真正露出一丝恐惧,但随即消失。

哼,做什么没有风险?

当年发家时,自己不也是冒着喝酒喝到胃出血的风险么?

不能承受惊人的风险,就别想有惊人的收获。

只可惜,那个闻人升还真是了得,一眼就看穿自己设下的防火墙,直接抛出木天瑞这张底牌,让那两位技术人员半途而废。

好好的一个健康共享项目,就这么黄了。好在投资并没有完打水漂,而且积累了投资经验。

下次再来就是。

他想到这里,揉揉胸口,然后仰头走出讯问室。

刚刚出来,他就在门口碰到了闻人升,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。

“闻人小友,真是凑巧啊,你没事吧?”余六火一脸关切道。

闻人升淡淡笑道:“我当然没事,看来余老板也是身而退了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,仙人司又向来公正可靠,我怎么会有事?不过,还是多谢闻人小友的关心。”余六火笑道。

闻人升笑了笑道:“你当然要谢我了,我可是刚刚救过你一命,不知道余老板要如何报答我?顺便说一句,我最恨那些不知好歹,恩将仇报的人。”

“哎呀,你看我真是糊涂,都把这事给忘了。刚才那位巡察先生告诉过我项目有很大风险,甚至可能有诅咒。这真是让人后怕不已,现在想来,若不是闻人小友的制止,此时我恐怕已经不能站在这儿了。这是一张六百万的银行卡,您请收下。”

余六火说完之后,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银行卡,双手递过来。

闻人升径直接过,一点没有客气的样子。

很好,这次学画的费用,有人给报销了。

他拿过银行卡后,转身离开,最后丢下一句:“刚才可不是凑巧啊,我是特意等着您出来的。”

余六火听到这里,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,暗暗咬牙,这家伙,还真是嘴上手上都不肯吃亏的主。

但是不给又不行。

如果他不给对方所谓的救命报酬,要么说明他是个忘恩负义的人,要么就证明他其实早已知道,并且能够承受项目失败带来的风险。

这就和刚刚所做的记录,发生冲突。

他相信,巡察司会立刻再把他带走,再想出来,就没这么容易了。

这小子,二十郎当的年纪,心思竟然如此缜密,而且非常实际,拉得下脸,这都是成大事的基础。

如果碍于所谓的脸面,就不要自己该要的东西,这种人,注定成就不了大事。

真可惜,要是他能做自己的儿子就好了,自己情愿再倒贴五个亿。

余六火摇着头,然后拿出手机,低头开始编辑着信息。

…………

闻人升拿到了六百万,但他当然不会这样结束。

余六火给过了,但和他一起的老头,可是还有三个啊……

他就在走廊里溜达着,准备见一个堵一个。

因为他早就算准,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,必须给他钱。而且他收得理直气壮,因为他真是救了对方一命,对方领情也好,记恨他也罢,钱都要给。

如他所料,其他三个老头,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把救命钱给他。

数额都是六百万,从这点就知道,余老头吃憋之后,肯定给他们通过了信息。

只是其中发生了一点插曲。

那个脸色晦暗的老头,多给了他一百万。

“我看得出来,闻人先生是大有能耐的人,不知道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,我不奢求长生,只求能够健康地活完这辈子。”患病老者恳求道。

闻人升点点头,聪明人,知道及时止损。

当然这位患病老者,一开始的想法,未必就是治好病就了事。

对方应该想着,能够长生,顺带把病治了,那是最好的结果;如果不能长生,再求异种专家治病,对他来说也不亏。

他笑了笑:“其实木老师早前就能给您指路。”

“唉,之前是老朽自己太贪心了,”患病老者果断认账道,“现在木仙人一时半刻也出不来,还请先生帮个忙。”

“好吧,你去东水第一医院南院区,想办法住上院,随后就会有机会了。”闻人升指点道。

可惜陈佳瑜正在处置之中,不然的话,对方身上的疾病,只是小菜一碟。

不过,南院区既然能请来一个陈佳瑜,就能请来第二个。

只是一句话的功夫,就是一百万的报酬,这就是信息的价值。

“多谢先生指点,”患病老者拱手道,“其实吧,余老头他们也没有什么坏心思,大家都是可怜人啊。”

你们还可怜,其他普通人还要不要活?

闻人升无语,拱手与对方拜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