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峰等人醒过来的时候,自己都傻眼了!

“这就回来了?”大家纷纷纳闷起来。

去异域的时候,就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,也许这辈子都回不来了,若非各自有各自的打算,恐怕没人愿意过去。

叶春秋忙着解释这件事情的经过,就连叶纯都鲜有的闭目坐在一旁。

她静静的倾听着,却不愿意睁开眼睛看一眼对方,即使闭着眼睛,都能散发出一股若有似无的杀气。

“幸好两位前辈来得即使,不然我们就真完蛋了。”林峰一拍大腿。

当时的情况,几乎难以有反转的可能性,在真正的长生仙高手面前,哪有反抗的能力。

林峰左右看了看,一个不少,就连蒲魔树,菩提树都被带了回来,这简直就是个奇迹。

历代玄机门弟子,都是军覆没的下场,而自己这一批显然有些例外,就连小虫和小鸡都能完好无损的跟着回来。

凌薇交出自己手上的通天道,叶春秋接在手中打量起来,林峰等人也好奇的看了过去。

像是一个石块雕刻而成的百层阶梯,看不出什么奇特的地方,甚至于许多地方都已经完破损。

“这就是通天道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叶春秋叹了口气。

妩媚牛仔的诱惑

柳正阳看了看四周,伸手一点,在附近布置下强劲的结界之后,才看着众人道:“异域的事情,不要传出去,这件事情就此打住,你们经历过什么,遇到过什么,都不要说出去。”

林峰等人点了点头,虽然弄不清楚这老头到底什么来路,但对方的实力非同凡响。

柳笑笑心知杜明,哪怕是她在面对自家老祖的时候,都会有点拘谨。

这可是传说中的传说,对于凡人来说,那就是赤裸裸的神话了。

柳正阳似乎有所感应,微微冲着她点了点头,十分慈祥。

“我有事情要说!”凌薇忽然伸起手来。

在异域的时候,除了她,其他人都混在一起,林峰等人也好奇她的经历,只不过众人刚刚醒来,还没有来得及询问。

“我运气不好,进了异域就被人盯上,被一路追杀,就像是滚雪球一样,追杀的人越来越多,越来越强,我差点以为自己完蛋了,这个时候就被一名前辈给救了。”

柳正阳疑惑道:“难道就是给你通天道那人?他长得什么样子?”

“他……”凌薇张口就像说出来,却忽然卡了壳,她忽然为难的皱了皱眉头,疑惑道:“咦咦咦!为什么我记不起那位前辈的样子了,好奇怪啊,怎么脑子他的形象成了一团黑气了。”

“看来对方有意不想让你说出他的身份,这样也好。”柳正阳叹了口气。

他十分好奇对方究竟是哪一人,但对方既然不想让人知道,那就让这个秘密继续埋藏下去吧。

“不过我被他催促着打造法宝,却始终不肯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用意!”凌薇继续道。

“法宝……”柳正阳眉头一跳,吩咐道:“晚些时候,你亲自打造法宝试试,我在一旁观摩。”

凌薇点了点头,对方既然催着自己打造法宝,那肯定有对方的用意。

柳正阳又看了看柳笑笑,她这会一直憋着,老想问出心中的疑惑。

“小家伙,你是不是有想问我的事情?”柳正阳笑眯眯道。

柳笑笑拘谨道:“可……可以吗?”

眼见柳正阳眯着眼睛点了点头,她才壮着胆子问道:“前辈,请问你是我家老祖吗?”

“嗯。”柳正阳点了点头。

这一言说出,周遭众人震撼,林若雨更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了她。

林若雨一直就觉得,自己和柳笑笑完是两个层次的人物,对方从小到大所有拥有的东西,她部没有,这已经够打击人了。

可现在这是闹哪样,这老头能跟长生仙高手交手,恐怕也是长生仙层次,而这老头是她家老祖,这还要不要人活了。

“我,我……我,我是听着……听着老祖你的故……故事长大的。”柳笑笑激动地话都说不清楚。

生意遍布五大洲,风靡万千少女,无数女子将其当做偶像,无数男人将其当成目标的柳笑笑,居然像个小迷妹一样,实在是让人惊掉了下巴。

“老祖,您是什么境界呀,怎么会那么厉害啊!”柳笑笑继续问道。

柳正阳眯着眼睛道:“我啊,三品劫仙!”

林峰等人翻了翻白眼,睁着眼睛说瞎话,三品劫仙要是能在异域天地之下,还能跟长生仙交手,那才有鬼了。

花了好一阵功夫,才安抚下激动的柳笑笑。

叶春秋在一旁说道:“关于造化峰的事情,虽说我们是想等到其出现,再作为你的修行之地,不过具体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才会出现,所以我们商量着,过些日子在七脉旁边单独为你开辟出一道峰脉,作为你的修行之地。”

林峰忙应了一声,同时翻了翻白眼。

自己可算明白了,造化峰根本就不是玄机门的东西,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浪着,自己又要多久才能再一次遇到它,真要是等下去,那肯定是遥遥无期了。

“门主,不用这么麻烦了,其实完可以让小混蛋住在我的玄武峰。”柳笑笑小心翼翼的插了一句口。

易千雪也说道:“一直住在千雪峰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要不然我把奇门峰租给他吧,租金很便宜的。”林若雨眼珠子一转。

凌薇左右看了看,闹不懂师姐们这是在干嘛,怎么一个两个的抢着要收留小师弟,这时候她也不甘落后,伸出手来:“也可以在万宝峰住下的,我万宝峰房子多得是。”

“能在你家住下来的人,那才叫心大,一天到晚是砰砰砰的打铁声。”许灵云磕着瓜子,插了一句嘴。

在叶春秋跟柳正阳面前,也只有她敢放飞自我,始终有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。

叶春秋苦笑起来,柳正阳微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。

“早就觉得这位小祖宗状态有些不对劲了,现在就更加奇怪了,看来事后得问问她具体情况。”

柳笑笑不甘示弱道:“比房子多,你能比得过我玄武峰?”

易千雪想了想,千雪峰就那么几间房子,跟柳笑笑的宫殿相比,完不是一个档次的,根本没有可比性,她退一步道:“我千雪峰人多。”

一提这话,凌薇纳闷了,她好笑道:“人多,难道还有我万宝峰人多?”

“你那里的人都是干嘛的?”许灵云问了句。

“打铁的!”

“呵呵。”许灵云轻笑了一声。

易千雪继续道:“月儿和夜儿,小鸡和小虫都在千雪峰,当然是住千雪峰比较合适了。”

柳笑笑见状,掏出灵石****月儿和夜儿。

“要不要跟二师姐去玄武峰住几天呀?”

现场情况乱成一团,叶春秋简直就傻眼了,两年多不见,这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。

许灵云在一旁冷笑道:“白活了这么多年,一点眼力劲都没有。”

叶春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玄机门的老祖,怎么都是一个德行,完不照常理出牌。

柳正阳拍了拍他肩膀道:“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福分,你这么大年纪了,操心那些事情干嘛,小家伙们喜欢住哪里,就住哪里吧。”

叶春秋苦笑起来,柳前辈,就我那点岁数,放在你面前,连个零头都不够好不好。

林峰等人叽叽喳喳起来,战火不断蔓延起来,都快要吵起来了,唯独叶纯冷静的坐在场中,没有参与这件事情。

叶春秋头大了,嘱咐道:“这一次你们入异域,舍生忘死完成了任务,玄机门也不会亏待你们,珍宝阁面为你们开放,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尽管去拿吧。”

珍宝阁之中宝贝很多,但是却以境界层次,身份地位分别,面开放的意思,甚至就是连门主才能进去的地方,都可以进去,这奖励太贵重了。

似乎想到了什么叶春秋看了一眼林若雨,古里古怪道:“你老实点。”

林若雨正在幻想自己的发财大计,叶春秋一句话就让她明白过来了,感情门主这是盯住了自己,不准自己太过分了。

想想就好伤心。

挥退了林峰等人,柳正阳与叶春秋特意让许灵云留了下来。

这家伙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样子,一屁股坐在了门主的宝座之上,因为身材的缘故,两条小腿悬空着,就随意甩了起来。

“你们留下我干嘛,有事赶紧说,我还忙着呢。”

柳正阳苦笑一声,以他的立场还真不好说这家伙,毕竟她跟自己是同个时代的人,论起身份地位,也相差无几。

叶春秋就更不好说什么了,中间差着太多辈了,他的身份在许灵云面前,连个毛头小子都算不上。

“你的状态很奇怪,难不成是在异域有什么奇遇?”柳正阳问道。

许灵云恍然大悟道:“你说这事啊,叶子轩记得不,那家伙不但背叛了玄机门,甚至还混到了长生仙境界,好巧不巧的是这家伙居然想抓住我,我当然不服气了,就打算跟他同归于尽了。”

“然后呢!”这个消息太震撼,柳正阳和叶春秋都吃惊不已。

柳正阳琢磨着,对方既然是长生仙高手,就你那点实力,也不够份量呀。

“然后我重创了他,自己也完蛋了,师父本来给我准备了复活的后手,结果没用上,我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小林子的器灵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