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小孩子弄作品,一个最大的原则就是不能急。

毕竟小孩子服从性没有那么好,理解能力也不到位,需要一点一点地教导。

肖浅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。

他把音乐教给了俞永镇,舞蹈教给了练习生老师,由他们再教给小孩子。等12月份的时候,他再过来进行最后的收尾。

回到星光的时候,同样有两队人马也回来了。

周星星的《破坏之王》团队已经做完了后期,请肖浅做最后的验收。

昏暗的放映室里,肖浅轻松,周星星紧张。

这可是他第一次演电影,好不好关系到前途命运的。

剧情和前世一模一样,甚至连一点改动都没有。即使没有肖浅把舵,周星星在剪辑的时候还是和前世的思路一样。

唯一的不同就是,俞飞虹演的阿丽更漂亮,女神气质更浓。倪大宏的魔鬼筋肉人也很传神,居然十分放得开。

前世周星星的地位,固然有自己的努力,同样也少不了吴孟达的成就。周、吴组合,绝对是中国电影史上不可多得的黄金搭档。

选择倪大宏来配合周星星的时候,肖浅内心是充满担忧的。

清新气质美女户外写真演绎湿身诱惑

就怕倪大宏跟所有的大陆演员一样,演戏绷着,那样的话,周氏喜剧必然会黯然失色。

没想到倪大宏的悟性这么好,也没有什么人设包袱,在戏中真的豁出去了。

“倪大宏老师,恭喜你了。从今以后,你就是名角了。”

肖浅由衷赞了一句,令倪大宏浑身都轻飘飘的。

他这可是被中国影视圈的第一人给夸了啊,这话传出去,只要自己不作,职业生涯稳了好嘛。

周星星在一旁倒是很忐忑。

“老板,我的……我的国语实在是不行,所以拍摄的时候,说的都是香港话,会不会有什么影响?”

星光是大陆的影视公司,作品自然也是优先考虑大陆的观众的。周星星就怕肖浅不满,因此坐立不安。

肖浅却摇摇头,很好地安慰了他。

“现在要你去好好学国语,显然已经晚了。而且你的声音,以国语来演戏的话,效果并不好。所以保持本色吧,毕竟电影也要在香港上映的。你这么弄,公司就不用搞粤语配音了。”

周星星可真是一个负责任的人。

“那……内地的上映怎么办?”

肖浅莞尔一笑。

“还能怎么办?配音喽。”

他要过纸笔,写下了一个名单。

何金银配音————石班瑜,断水流大师兄配音————屈中恒…………

然后把名单交给周星星。

“照着名单去找人吧。”

他又吩咐了一嘴。

“你这部电影,十分的喜庆幽默,最适合节假日的时候合家观看放松,所以最好赶上元旦上映。”

周星星咋舌。

“如今已经九月中旬了,也就是说,后期制作竟然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。”

看完了电影,肖浅很满意,决定请主创们吃饭。

刚走出放映室,迎面撞上了另一群人。

“你们回来了,怎么不通知的?”

宁瀚扭扭捏捏。

“有什么好通知的?你那么忙。”

肖浅这个气呀。

“你们搞的电影不是公司的吗?我告诉你,公司投了那么多钱进去,要是赔了,你就等着拿一辈子来还吧。”

该死的宁瀚,戴墨镜就算了,还把墨镜王的臭毛病都学去了。

为了《东邪西毒》,公司前前后后砸进去了七千多万,连肖浅都看的胆战心惊。

他可不认为这种臭文艺电影,观众们会有耐心去看。

这么多年星光可从来没有亏本的电影呢,难道这个记录要被宁瀚给破了?

可他这么一说,宁瀚急了。

“你不要瞧不起人,我跟你说,我在这部电影里投入了大量的心血,其中所蕴含的艺术和思想价值,比你的那些快餐电影强多了。”

肖浅咧嘴嗤笑。

“后期弄好了?来,给我看看。”

一群人再次回到放映室,这次看的片子是《东邪西毒》。

宁瀚这不要脸的,既要肖浅掏钱,还要肖浅做配乐。

画面一开始,就是满目的黄,间或黑和绿的色彩不停渲染,制造了一片光怪陆离的影像。

各位主创的名单陆续出现,但还是压制不住音乐的雄浑。

黑子一般的太阳,虚黄的镜头和金光浮动的大海,最后都化为了万里黄沙。

看到这个片头,肖浅不由得捂住了额头。

该死的,他敢打赌,宁瀚一定是被墨镜王附体了。

在座的人,唯有周星星看的无比认真,似乎入巷了。

接下来是欧阳锋对着镜头的独白,说了一大堆的废话。

可若明若暗的镜头,配合上沈绝入木三分的演技,一下子就将意境拍了出来。

梁佳辉的黄药师带着醉生梦死来了,独角戏变成了对手戏。

随着剧情的转开,周星星的眼睛越来越亮。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攥着,似乎能挤出水来。

唯独肖浅看的昏昏欲睡,百无聊赖。

陶虹出场的时候,没有一句台词,身边唯有一匹黑马。

周星星努力地看着,第一次开了口。

“这匹马有什么象征意义吗?”

不过没用宁瀚说什么,他就自己开口了。

“是执着和**吗?”

宁瀚猛然一惊,不禁回头。

“你看懂了?”

对于周星星,原本宁瀚是毫不在意的。

在周星星进入公司的时候,他已经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导演了。

无论是名气,还是成绩,鲜有敌手。

可是《东邪西毒》拍出来后,他给许多人看过。但能说出这句话的,目前为止,只有周星星。

李兵兵出来了。

大燕国的公主慕容嫣/慕容燕,或男或女,精神分裂。

可李兵兵把两种形态驾驭的非常好,生命、爱情、信诺配合上梵音一样的背景音乐,把一个为爱痴狂的人演绎的入木三分。

这就是经过了《龙门客栈》的洗礼后,完成蜕变的结果。

现在,《东邪西毒》俘获了第一个影迷,那就是周星星。

当慕容燕/慕容嫣变成独孤求败的那一刻,周星星彻底炸了。

他一把抓住了肖浅的胳膊,很急切很急切地道:“老板,我想去这个地方拍戏。我一定要拍,我可以不要片酬,我可以不要分成。我……我只要这首配乐。”

看着他眼中的火花,肖浅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不会吧?

前世很多人都说,周星星就是看了《东邪西毒》之后,才有感而悟,拍出了那部亘古经典的神作来的。

难道真的是这么回事?

要不然的话,他为什么会想着去黄沙漫漫的西北去拍戏,还索要《天地孤影任我行》的曲子?

一想到那部经典,肖浅都激动的颤栗了起来。

“你不要急,先做好破坏之王,你想去拍的话,明年年初,我帮你搞定。”

周星星也只是一时激动,出口后就有些懊悔了。

他还是一个新人,能够有拍戏的机会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怎么能擅自提要求呢?

嗯?

老板答应了?

不是在做梦吧?

周星星热泪盈眶,连连点头,真的有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觉悟。

放眼整个世界,除了肖浅,还有谁能这么支持他呢?

电影播完了,宁瀚只在乎一个人的看法。

“如何?有没有被吓到?”

肖浅诚实地点头。

“有。”

宁瀚趾高气昂。

“说说,什么地方吓到你了?”

肖浅半分犹豫都没有。

“能拍出这么赔钱的玩意儿,还不够吓到我吗?”

宁瀚脸色涨红。

“你什么意思?我的电影怎么就赔钱了?”

肖浅已经起身往外走了。

“回头把卖身契签了,不把赔的钱还上,你就死在星光吧。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