哎!

走出大办丧事的欧阳府,老金长叹了口气。

尤二良想笑,只不过觉得此地不太合适宜,于是拉着老金快步前行,说道:“金哥,刚才得亏我及时拉你出来,要不然非被人打一顿不可。”

“什么话这是,我诚信诚意去拜祭,打我做什么?”

“咳咳咳咳,金哥先上马车再说,……,刚才,金哥你也太明目张胆了,凑欧阳夫人那么近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金哥你那啥了啊!”

“呃,有那么明显吗?还好吧,哈哈,哈嗯嗯,我笑是不是不太好这样?”

“没事,这马车隔音效果不错,……,欧阳老爷也算正常死亡,虽然年纪正值壮年,不过时候到了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老金摇头道:“吃错东西引发心疾,这种蹩脚的死亡理由,你也相信?”

“为什么不信,他们虽然说的隐晦,但我估计就是晚上用辅助药物准备那啥之前,吃了犯冲的食物,这种的,我都听说过很多,欧阳老爷不是灵者平常又缺乏锻炼,再加上昨晚受了伤气血亏损,多番因素作用下,死了也算正常。”

“不正常很不正常,你受伤了还想那事?还有,以我多年的经验,一眼就看出那欧阳不行的,夫人也不是那种女人,死因肯定有蹊跷,找人验尸肯定能发现什么猫腻!”

“算了吧金哥,何必自找麻烦,她们肯定不同意无端验尸的,这样就行了,也没和昨晚的事扯上联系,……,当然最关键的是,给了金哥你机会不是!”

“哈哈,咳咳,尤二,你这思想可太阴暗了,不好不好。”

和服樱花妹子笑靥如花美腻了

“也不算阴暗吧,刚才金哥没注意到吗,欧阳老爷本家亲戚多么强势,直接越过欧阳夫人来收我们奠金,她以后的日子还不好说,虽然有个儿子,不过比包子还小,哦对了,金哥,你知不知道包子的消息?”

老金纳闷道:“你问我?他好像是你爷爷吧,你会不知道?”

“我哪知道去,只知道李哥的人跟包子走了,去了哪我也不知道,包子都不回我讯息的。”

“放心没事,老大做事很谨慎的,包子安全没问题,嗯,包子的家人,父亲什么的你通知没有?呃,你摇头是什么意思?”

尤二良叹了口气,说道:“包子的父亲母亲,怎么说呢,都是做大事的,平常各忙各的都不太关心包子,我有联系他们,不过没联系上。”

“没联系上?他家很隐秘有结界?还是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以前也差不多,十次能联系上一次就不错了,所以包子那么小就到处跑,也只有我们做小辈多关心他了!”

“……,哎,别说这个了,担心没用,说点开心的,你上次不是说和人合伙,弄什么赌场,生死对赌什么的,带我去看看现在。”

“呃,大白天的还是早上,基本不开的,晚上人多才热闹,金哥要是想玩的话,我找相熟的有钱的公子哥,你们一起,想玩什么都可以的。”

“也行,你去不去?”

“不了,还有很多事,那个,金哥,你现在帮忙问下李哥,他在哪,我好去找他。”

“我问?你自己直接问啊,怎么了?

”没怎么,”尤二良尴尬的说道,“刚联系李哥,他没回,我再联系怕他烦。”

“哈哈,正常!老大懒得很,有时候是故意不回的,你等下我联系他,……,呃,巧了,老大要离开忘忧城去办事,让我们别打扰他。”

… …

与此同时,另一边,李一然收回通讯玉简,看向刚不久前从梦城程明那边叫回来的飞宇,接着说道:“没事,老金无聊问我,嗯你接着说,小明子刚怎么了?”

“是和主上弟弟打赌,在街上找事先躲藏假扮常人的ji女,也不知怎么了,程公子和一个路人,男的发生了争执,好像是程公子故意撕人衣服……”

“我去!撕男的衣服?小明子口味什么时候这么重了,那男的长得很帅吗,比我如何?”

“呃……”飞宇一时间实在不好回答,他是知道李一然对自己的长相一向都是‘迷之自信’的,他还真有点怕得罪在意容貌的李一然。

“怎么吞吞吐吐的,好了,算了,随他们三不对加了个王三胖,那就是四个了,随他们四个胡闹去,那边我派了其他人替你,嗯怎么了你又,有什么话直说!”

“主上,你知不知道和我轮换的,飞雨,她回了总部……”

“知道,放心,不是找她麻烦,是好事,不过暂时要保密,你现在是联系不到她的,好了,事情路上说,你先带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… …

又再次来到那个小村庄,李一然让飞宇在村庄等候,自己则去了东面山坡竹林,竹林依旧,竹屋仍在,里面小孩子的读书声清晰传了过来。

很快,有人快速靠近,在李一然面前站定,是位身着粗布衣服,目光炯炯的年轻姑娘。

李一然点头道:“十一妹!实力见涨嘛,不错不错!”

小德的心上人,十一妹朝李一然恭敬的行礼道:“李会长果然来了,姑姑等候多时!”

“你知道我要来?还有,姑姑是,是她?”

“是,姑姑早就算出来,她不愿正式收我为徒,只让我以姑姑相称,请!”

“呃不用带路,你告诉我她在哪,我自己去找她,山下?好,我自己去就行,”走了几步,李一然回头道,“你和小德怎么样了?”

“我和他是朋友。”

“朋友好,嗯气质和你师呃姑姑差不多了,还行,走了!”

来到山下另一面的一小溪边,李一然见到了昔日的月隐门掌门,钟无敌的师父,秋寒。

“哟,让堂堂的一个大美人洗脏衣服,可太暴殄天物了啊!”李一然坐在了秋寒对面的一块石头之上。

秋寒拨了下耳边秀发,没有理会李一然,接着用棒槌敲打着衣服。

李一然也不觉得尴尬,眼珠一转,脱了只鞋,将脚伸进了上方的溪水中。

秋寒放下棒槌,抬起头,眉头皱起,不悦道:“你真的很让人讨厌!”

“哈哈,不好意思了,走累了,想泡泡脚,还别说这水挺凉,那个不用在意我,你接着洗你的。”

秋寒先将搓衣板收好,接着站起身,解开皓腕上的花头绳,将长发随意一扎,随后一指溪边树下,说道:“过去说。”

李一然用灵力蒸干脚上的水,穿好鞋子,大步朝前,先于缓步前行的秋寒,来到那大树下。

没想到居然还有几个秋千,李一然直接坐了上去,用力摇了起来,笑道:“这秋千谁做的?你吗?哦!那边还刻字了,肯定是小男孩做的,……,嗯,歪歪扭扭的,看不清楚,不会是你和你那情郎小时候刻的吧?”

秋寒来到距离李一然最远的一个秋千,坐了下来,直接说道:“找我是不是想让我对付钟无敌!”

“呃,这么直接吗?是!”

“我和你说过,我已经不问世事。”

“放心,不是让你出山,而是过来请你帮忙联系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你猜!”

… …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