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事瞒别人说不定还有机会,但是对于哈戴斯这种简单的小伎俩是不够的,但是他也担心真把阿尔杰农惹到怒不可遏,场面会无法收拾。所以就把拉尔夫以修行的名义派了过来。

当初凯文说拉尔夫有某种特殊的天赋,但是哈戴斯想了不少办法,都没能得出个所以然来,拉尔夫也是自纳闷但是没办法就是没办法——哈戴斯又不可能把自己的属下送去做实验,所以这事想来想去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正好他也知道最近阿里和阿迪丽恐怕要受到些威胁,所以也算是用人情换一换了——拉尔夫在这并不只是个帮手那么简单,他代表着哈戴斯的立场。

哪怕哈戴斯现在是退役军官了,也没有人敢小看他,因为他这种军官退役,通常代表着他要为联邦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了——因为他退役的是整个在编制的小队,拉尔夫和克拉克以及他们的战友同时都退了。

拉尔夫被派来协助阿里防守,这家伙不是个爱动脑子的人,所以一开始就明说自己知道玛丽没事,所以也不用隐藏什么的,他和阿里也不熟,和玛丽还能有点话说。

本来他还想找凯文说说话,探讨探讨自己的天赋问题,但是凯文没时间,因为本来在计划中,这一天所有人都是消失不见的,他们要做好实验室的防护,凯文要为阿迪丽做手术了。

结果现在玛丽不得不和鲍勃·威尔森做坐陪拉尔夫(其实带着点监视的意思),他们多了一个要守卫的点,也许不是很难,但是让人很不高兴。

之所以是威尔森,是因为这里面除了玛丽,也就他还会用枪了。

阿迪丽的手术持续时间比较长,除了她这种几乎是终身神经链接改造要求相当精细之外,术后的复检也是个需要慎重对待的问题——倒是和机体的链接这并不算什么关键。

神经连接改造会为阿迪丽建造数据通道,今后她可以由无数的机体可以更换,所以和机体的链接要求是快捷准确数据畅通,不能作为关键点来对待。

其实复健也是因为阿迪丽长时间都失去了半个身体的感知和控制,现在突然又有了,这个重新掌控的过程是需要一定时间的。

本来的计划就是阿里和阿迪丽也要失踪一阵子,但是现在……凯文都不好说哈戴斯到底是不是卧底。

邻居家少女眼大唇薄清新漂亮迷人图片

武林会的进程,要比手术快得多,早上开始,中午就结束了,预计的袭击并没有到来,但是拉尔夫还是嬉皮笑脸的留下了,没办法,这是哈戴斯的命令。

到了晚上,除了凯文的其他人才从手术中离开,阿迪丽被放在了一个医疗舱里,她需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,以便身体能慢慢的接受改造结果,度过最有可能产生排异反应的这段日子。

很快,黛西就为不能离位的凯文带来了武林会的消息。

就像吉斯提供的情报一样,大会上果然有人闯了进去,大言不惭的以世界最强的名义要挑战在座的武道家们,所有有名有姓的一个都没漏下,那个精壮的小子一口气派发三十几张请柬。

然而早就得到消息的老人家们,没一个接受了请柬的,原因很简单:他们说这个挑战者是个无名之辈,根本就没资格做这样的挑战,要想挑战他们,就按规矩,从徒子徒孙一层层的往上打吧。

结果那个送信的有点张狂了,倒是惹了一些观礼的嘉宾不高兴,于是这个闹着玩儿一样的,争夺世界最强称号的世界格斗锦标赛,居然还真成了——就是规模有点寒酸。

炎黄的武林中一个有想法的都没有,没人去,倒是运动馆的哈维·d,派了手下一个叫麦克的黑人拳手和一个叫乔的白人拳手出战。

而柔道馆的山田十兵卫,却派了一个叫激的人,这个人身材矮小,总是坐在阴影里,浑身杀气凛冽隐而不发,给黛西的感觉十分不好。

同时观礼的宾客中,还有一些从其他国家来旅游的,对于信使狂妄的语言十分不满,也到那个大会,要去会一会那个自称已经是世界最强的男人。

其中有几个人引起了黛西的注意,一个自称烈的日本僧人,面目阴鸷,身强体健,气血洪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