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教授这么一说,沈晚晴想起薄熙尘那部车来,也觉得贺老是因为薄熙尘用钱捧着不好意思拒绝,其实贺老来青城完是因为自己,但是那天她得罪了贺老,现在她得好好去道歉。

她相信以她的诚意和才华,一定能打动贺老的。

沈晚晴调整了一下心情,立即跟着高教授去了贺老入住的酒店,到了酒店,才打了电话给贺老说他带着门生来请罪了。

贺老略意外,但还是见了他们,同门情谊这一点面子贺老还是要给的。

秦思远也跟着一起来,三个人一起上去。

果然,贺老就是昨晚在臻园里见到的那个中年男子,为表歉意,秦思远送上了一份古玩当礼物,贺老瞧了瞧,顺手放在一旁:“怎么好意思接受小秦公子的礼物,无功不受禄啊。”

秦思远出身不差,又在外面开公司的,对答很得体。

贺老略有深意地瞧了瞧他,然后笑笑,“早就听说过小秦公子,百闻不如一见。”

贺老在这里文绉绉的,秦思远也只当他是客套,淡然一笑。

高教授觉得今天这事好办!

沈晚晴则是欣喜不已,看来秦家在北城也是有名望的,贺老这样的人物竟然也认识。

她四下里看着贺老住的总统套房,暗暗地惊叹。听说这是青城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套房,一晚元,比她那房子一个月房租还要贵。

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

沈晚晴略有些局促了,虽然她跟着秦思远时间不少,见识了很多,但是骨子里还是透着小家子气,上了大场面就心怯,总觉得自己和旁人不同。

而现在,秦思远给她长了脸面,她冲着秦思远充满爱意地笑了一下。

这时,贺老轻放下手里的茶杯,“我也是听一个小辈提起来的,整天秦思远秦思远的。”

他略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地说,“不过以后大概不会再提起来了……”

这个说法,让在座的三个人都有些吃惊。

有什么人是认识秦思远又认识贺老的呢?

薄熙尘?

可是薄教授好像也不会整天地提起秦思远啊,想想那画面就很恶寒,但不是薄教授,又有谁呢?

只有秦思远的心里一突。

他想到了一个人……那个人,确实不太可能会在旁人面前提起他了。

在他生日那天,她在参加宴会的路上,出车祸了……

她,恨他都来不及。

秦思远想起这些,有些默然,然后就不出声了。

贺老见他的神情,轻轻地笑了一下,“小秦公子好像是想起什么故人了。”

贺老这样疯狂暗示,秦思远虽然有感触,但没有把顾安西和贺老联系起来,他一直以为顾安西和贺老吃饭是薄教授带着的,压根没有往别的方面想。

沈晚晴哪里知道这些,她只知道贺老和秦思远挺投缘的,于是望向了高教授,这时就是高教授添一把火的时候了。

高教授了解,随后就若有似无地提出来,说完后,望着贺老。

贺老轻轻转着茶杯,望着沈晚晴笑了笑,“小姑娘的画功挺扎实的,用功是好的,但是心术不正就不太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