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终,李一然饭吃没吃完,就告别韦成,随那英子出了酒楼。

一边走一边听英子叙事情经过。

根据英子所述,她不久前在家,家住那片的一个混混头目叫虎头哥的,让手下找到她,是让她帮忙做单绑架勒索的买卖,她觉得风险太大于是拒绝了,那手下也没强求就去找了别人。

又据她所,是在好奇心驱使下,去跟踪了虎头哥那手下,发现他们从一酒楼后门背出了两昏迷的男的,其中一个就是上次跟李一然一起的程明。

至于为何英子认识程明,据她所,她被李一然几人拿走藏宝图后,怕惹到惹不起的大人物,所以专门去查了李一然三饶身份,李一然和老金的身份她没查到,不过,程明在临城大也算是个名人,所以她很快就打听到了。

听完英子的真情叙述,李一然只信了一成,就是程明真被绑架了,要不然她不会过来,没人那么无聊。

刚想询问英子告诉自己这些的目的,这时英子突然不走了。

此时上的乌云密布,色昏暗下来,冷风也刮了起来,路上的行人皆是行色匆匆。

李一然停住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英子,招手笑道:“呵呵,有什么条件就提吧。”

“就在这?”英子看了看附近不时经过的行人。

“嗯,就这,放心,你我皆是无名之辈,没人闲的无聊偷听我们谈话的。”

英子为人谨慎,手指了前面不远,因为坏气提前关门的一家店铺。

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

李一然点点头,走了过去。

二人站在那店铺外的屋檐下,李一然故意不再话,场面顿时变得尴尬起来。

最后,还是英子沉不住气,主动道:“你就不关心你那朋友的性命?要知道虎头哥可是心狠手辣的。”

“呵呵,我问你,那是你虎头哥厉害还是程侍郎厉害?”

“……,你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,既然你虎头哥能在这鱼龙混杂的临城混的有声有色,那就应该知道点规矩,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,……,呵呵,你都知道程明的身份,你虎头哥不可能不知道,谅他也不敢把人怎么样!”

“……,哎,和你这种人话真的是,既然这样,我也不藏着掖着了,如今只有我知道程公子被关在哪……”

“那你可错了,不是还有你虎头哥嘛,我找他的手下问问,不一样知道。”

“你!!你就不怕迟则生变?!”

“还好吧,反正我不喜欢把主动权交别人手郑”李一然冷不丁的扫了英子一眼。

英子惊叫一声,吓得后退一步,那眼神!她明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才有的眼神,狠厉藐视一切的眼神,她此时有些后悔来招惹这种难缠的家伙了,不过既然来了,可不能退缩。

于是,英子上前一步,挺直腰板,毫不退缩的道: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我带你过去救人,你到时要把虎头哥他们交给我处置,……,你笑什么?”

“哈哈,我觉得你好像又漏算了一点,万一我是手无缚鸡之力,过去直接被你虎头哥一脚给踹翻,那你的计划还怎么进行!”

“你不会是那种,我能感觉出来,你至少比那虎头哥强过数倍。”

“哦,那谢谢夸奖了,好,我答应了。”

“行!一言为定,走,我带你去那地方。”着英子笑了笑,准备朝前带路。

“等等先。”

“嗯,又怎么了?”

“我,你这姑娘还是江湖经验不足啊,我只是口头答应,要是我事后反悔你该怎么办?”

“你?!”英子一开始还真没想到这问题,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李一然是那种实力高深莫测的大人物,既然是大人物,对这种在他们眼中的事,肯定是一言九鼎绝不反悔的,可是,如今眼前的这位,她有些摸不透脾气了,太邪异太反复无常了。

“这样吧,”李一然忽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,“我就用灵者身份发誓吧,我,李一然,以灵者身份发誓,要是在救出朋友后,不把那,虎,虎头哥完整交给英子姑娘,我愿受上惩罚,肠穿肚烂,走路掉坑,吃饭噎死喝水呛死。……,英子姑娘,这样可以了吧。”

“可以!”英子暗中松了口气,灵者的誓言约束力可是极大的,眼前这人看来只是话不着调,做事还行的,只是他发誓就发誓,老笑什么?

… …

一路无话,李一然跟随英子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宅院。

二人趴着墙头,英子指着院落深处隐隐透出灯光的某处,低声道:

“他们应该就关在那里,我实力不够,没敢靠近,不过应该还没转移,你?”

英子话未完,李一然已经跳进满是落叶野草的院落中,在她惊异的眼光中,李一然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,接着消失不见!

隐身咒加持在身的李一然悄悄靠近那唯一透着亮光的房间,透过破洞的窗户看向里面。

运极目力,只见里面挂在梁上的灯笼烛火照耀下,有两人正审问着坐在椅子上的胖子,嗯,那胖子李一然可是印象深刻,当然是不好的印象,当初他和老金吃菜吃的正香的时候,那胖子上来就吐一大口血,简直是大煞风景可恶至极。

如今见那胖子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哀嚎求饶,而程明则躺在一边地上感应气息应该只是晕过去,于是李一然恶趣味上头,决定先看看再。

只听见那胖子也就是王三胖,几乎哭着求饶道:“大哥我什么都了啊,真没骗你们,那图,藏宝图我真的给那可儿姑娘了,真的真没骗你们!”

矮个男的又一巴掌扇了过去,让王三胖闭嘴,接着他转头对高个道:“大哥,这胖子怂成这样,我看不像他杀的,再既然主动把东西给她,再去杀人,于理不合。”

高个沉吟片刻,回答道:“嗯,是这么个理,不过雇主让我们找他们两个,来查杀人和调包的事,嗯,应该能,……,喂胖子!你和地上躺着的,怎么认识的?”

“啊,我,我,……,大哥,我和他不熟的,就是平常去的地方见过几次面,真的我和他不熟的!”

啪!那矮个又打了王三胖一巴掌,吼道:“还想狡辩,不认识他会去你家?不认识你会和他一起吃饭?啊!看我抽不死你!!”

“大哥大哥,别别打了,我的都是真的,真的,啊,哎呦!”

“狐狸,停手,别把人打死了,……,嗯胖子,我兄弟问的你要怎么解释?”

王三胖手脚被捆住不能动,只能哎呦叫唤,鼻涕眼泪直流,见他们问话,他急忙哆哆嗦嗦的回答道:

“大,大,大哥,我和他只只是偶遇,今,我刚送可可儿出门,就碰上他,他,他,人比较爱贪便宜,就,就拉我让我请吃饭,我,我,怕丢面,就就请了,大哥们,我的可是实话,我都交待了,可,可以放我走了吗?”

王三胖话刚完,那高个身影一动,王三胖还未叫出声,就被拍晕过去。

“大哥,你怎么把他打晕了?不问话了?”

“问的差不多了,这胖子只是个人物,关键在他身上。”

“他?呃,大哥,他可是程侍郎的,的公子,我们也要像胖子这样,严刑……”

“自然不行!抓他已经冒了很大风险,可不能随意伤他,嗯,吓唬为主,……,不过,他这样的比较聪明,二子,你出去把望风的柱子叫进来,他变声术学得不错,嗯,这样,让他和地上这位背对背绑一块,柱子假冒这胖子的声音,我们到时候借机出去,让柱子套他的话。”

“高,实在是高!虎头哥,你实在是高明!”

“那是自然,嗯,不过过会儿人醒了,当他的面可不能叫我真名,免得引火烧身。”

“那是自然,我晓得我晓得,虎呃大哥你让我带这面具,不就是想趁机嫁祸给狐狸那帮人嘛。”

“明白就行,去把柱子叫进来,……,嗯,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大哥,我们好像忘了重要事,柱子没听过这胖子话,可是学不来他的声音的!”

“……”

于是在暗中看戏的李一然默默偷笑的观察中,虎头哥与手下二子、柱子三人,又把王三胖弄醒,又重新问了一遍话,直到柱子点头确认可以后,虎头哥又把心力交瘁以为遇见变态绑纺王三胖又给打晕过去。

接着二子把王三胖拖去了隔壁屋,而虎头哥则找来两把椅子,把程明和那柱子背对背绑到了一起。

… …

时间回到正常。

程明惊疑的大叫:“艹!老大的老大!!是你?!!”

李一然有些郁闷,看来没怎么吓到程明,不过玩闹过了,于是身影一闪,一指将程明背后的那柱子点晕。

心中默念言咒,风刃加持在手,轻易将程明身上绳索斩断。

程明骤得自由跳了起来,没有和李一然道谢,而是转过身,来到那晕倒靠在椅背上的柱子面前。

啪,啪,啪,啪!

十几个响亮的耳光。

直到李一然也看不下去了,阻止道:“好了,出完气就行了,哎!别踹那儿啊,你子!”

“老大的老大,别拦着我,这家伙,呸!让我多踹几脚,他娘的,我都敢绑,太无法无了都!”

“呵呵,算了,”李一然把骂骂咧咧的程明拉了过来,笑道,“差不多就行了,嗯,你朋友,那胖子,你不关心啦?”

“对,对啊,老大的老大,我朋友呢,王三胖,人怎么不在这?”

“别找了,在隔壁,呵呵,他可比你惨多了,走,去看看。”

二人走出破烂不堪的房间,程明一眼就发现躺在外面石阶上的那戴面具的两绑匪,应该是被李一然随手给打晕了。

程明二话不,又是上前对那二人拳打脚踢,完事吐了好几口唾沫,接着拍了拍手,心情顿时愉悦许多。

李一然在一旁凑趣道:“子,你不想看看面具下面是谁吗?没准吓你一跳。”

“呃,”程明看了一眼那两面具上他吐的唾沫星子,皱了皱眉头,嫌弃道,“算了,左右不过是些不长眼的家伙,……,啊!我去!老大的老大,他们不会是你派来的吧?!”

“想多了,我可没那么无聊,……,你这什么表情?好,就算我有那么无聊,我的手下会任由你又揍又吐痰还断子绝孙脚,会牺牲那么大吗?”

“也是啊,”程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对了,三胖,我们,嗯?谁?!”

一个女子身影走近,是英子。

李一然让程明不用大惊怪的,看向英子,笑道:

“看,你虎头哥我原封不动交,我艹!你怎么把他们给杀了?!”